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文馨怎么沦为妻奴
文馨怎么沦为妻奴
在一间五十平米左右的砖瓦房裏,一个高大的戴眼镜的男子,正在拖动一个麻布口袋。
这个男子看起来斯斯文文,老老实实,一看就是很规矩的上班族。
地上的麻袋裏,不知装了什么,对于这个男子来说,又沉又重。
戴眼镜的男子,把麻袋拖到屋子中间,用刀划开麻袋口。
麻袋裏面,竟然是一个身穿黑色女OL职业装,前凸后翘,皮肤白嫩的年轻少女。
那个少女非常漂亮,脸蛋粉裏透红,就如桃花,黑色的秀发又长又柔顺,如丝绸。
少女的身材也很苗条。
她穿着短裙,一双性感修长的腿,穿着薄如蝉翼的黑丝,脚上蹬着高跟鞋。
可是,少女被反绑着,眼睛被黑布蒙住,嘴巴被黑布条死死勒紧,口水沾湿了她的衣襟。
她漂亮的双腿,并在一起,脚踝处被麻绳捆着。
而且,少女似乎失去了意识。
少女的胸起码有C罩杯,她胸前露出一抹雪白。
只见她胸前的名牌上写着:「高级经理文馨。」
把文馨拖到屋子中间,似乎耗费了男子不少的力气。
「哈哈哈。
真不容易,我费劲千辛万苦,终于把你弄到中东这个小国家来了。
到了C国,其他哪个国家的警察也奈何不了我了!」戴眼镜的男子狂放地笑道。
「先给你锁上这个项圈……你在这裏,就插翅也难飞了。」
男子从旅行包,拿出一个不锈钢合金材质的项圈,锁在文馨粉嫩的脖颈上。
项圈厚一公分,宽三公分。
项圈上刻着字:「渊今的女奴文馨。」
项圈背面还有一排小字:「如遇到此女奴逃跑,请拨打电话XXXX或联系女奴主人。
项圈合法编号XXXX」戴眼镜的男子的名字,正是渊今。
「嗨,醒醒!」渊今轻轻拍打文馨的美貌脸蛋,解开文馨脚上的绳索。
「呜?呜呜呜!」文馨幽幽醒转,害怕得直叫。
渊今觉得文馨得声音非常好听,文馨恐惧害怕的「呜呜呜」的叫声,简直是最动听的天籁。
「嘿!嘿!冷静!你如果照我说的做,我就不伤害你!明白吗?!」渊今压在文馨的身上,文馨丝毫无法反抗。
渊今这么对文馨吼了好几次,文馨终于平静下来,惊恐地点点头。
「站起来。
这边走。」
渊今轻柔地扶文馨起来。
文馨什么也看不见,说不出话,只好任由渊今摆弄。
渊今扶着文馨,向房间深处走去。
这么小一间五十平米的房子,居然内有干坤。
渊今扶着文馨走到墙角,拉开一个地闆活动门,下面居然有楼梯。
楼梯不很长,通向一个地下室。
地下室高两米,只有十几平米大,有个细窄走廊,有个两米高,五米宽的巨大黑铁牢笼。
渊今扶着文馨,走下楼梯,把文馨关进了牢笼裏。
「呜呜呜呜!」文馨陷在一片黑暗中,又惊恐,又无助。
渊今贪婪地看着文馨胸前,露出的雪白肌肤,在锃亮项圈衬托下,文馨的锁骨雪肤是那样诱人。
「別吵,別鬧。
我就给你解开,让你自由一点。
不许耍花样!明白吗?」听见渊今的威胁,文馨明白,现在要让眼前的绑匪安心下来,不伤害自己。
文馨乖巧地点点头。
渊今觉得文馨鹅蛋型的脸蛋,这样银铃般好听的声音,这么苗条火辣的身材,简直棒呆了。
渊今几乎不想解开文馨,就让文馨这样无助,这样只能依靠他。
但是,渊今依然解开了文馨。
因为,他带着文馨,漂洋过海,又坐轮船,又坐车,跑到这个远离原来国家的中东小国家C国。
文馨已经被绑了太久。
渊今先解开了文馨的手,然后解开了蒙住文馨眼睛嘴巴的黑布条。
文馨张开模煳的眼,有些不适应光亮。
她打量了下四周,发现身处一个地下黑牢。
铁笼裏角落有个马桶,洗漱台。
靠墙位置放了一张床。
铁笼外面,垂下数条铁链。
地下牢笼四面墙都是未经装饰的水泥墙,一面墙上方,有个方窗通气透光。
文馨的目光,最终,锁定在眼前男子的脸上。
她大惊失色,骂道:「渊今?!你是不是我的助理,唐渊今?!」渊今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张开双臂,戏谑地对文馨说:「欢迎来到C国!」文馨的手脚被捆了好久,还沒回过血,有些发麻。
但是文馨奋力地站起来,给了渊今一个耳光。
渊今沒有躲闪,也沒有还手,硬挨了文馨一巴掌,脸上有了五指印,眼镜也歪掉了。
「为什么?我待你不薄……我……」文馨的话说不下去了,因为渊今扶正了黑边眼镜,拿出了手机。
手机上,有一张照片,照片上,在文馨的办公室裏,文馨坐在办公桌上,撩起了裙子,张开穿着黑丝的腿。
她蒙着眼,带着手铐,双手拿着按摩跳蛋,疯狂地隔着胖次和丝袜,按摩自己的阴部。
照片上,文馨是那样的疯狂,那样的忘我,满脸发情的表情,口水流到下巴也毫无察觉。
从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,文馨用按摩跳蛋,按摩的地方,丝袜和小裤裤湿了好大一片。
不明液体,从办公桌上,滴答滴答地,掉到地上……「你怎么会有……这张照片?」当文馨看见这张照片,她惊讶得捂住了嘴,再也沒有盛气凌人的口气。
「哼。」
渊今把手机揣回口袋,冷笑一声,说道,「你每个星期,总会有两三天,借口加班,却把自己锁在办公室裏自慰。
你每次自慰,都会把自己以各种方式捆起来,还叫得非常大声……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?」「还有,你每天都穿着齐B的超短裙,穿着黑色丝袜和高跟鞋,在我面前骂我。
你总是骂我,骂我这,骂我那……」说到这,渊今有些激动,「你分明就是想引诱我!对不对?!」文馨被渊今的气势镇住了,其实,从看到那张照片起,文馨就明白,自己完全落入了渊今的掌控之中。
文馨是享誉业界的高级公司经理,前两天才上了报纸头条。
在头条照片上的文馨,是笑盈盈和市长握手的白道精英,是风光无限的地方人物。
渊今手中的照片,要是流露出去……「女总裁文馨,在办公室玩自虐走火」这样的新闻,估计各大媒体会非常感兴趣的。
尤其是八卦的国人,一定乐于追捧这样的头条。
她文馨,会比现在更有名一万倍,可惜,是错误的名声……「你,你还沒回答我,你为什么有这张照片?」文馨色厉内荏地大喝,试图重新在渊今面前,找回自己以前的威严。
「有一天,你自慰的时候,忘了锁门……偏偏你还蒙住自己的眼。
我悄悄拍了这张照,关上门离开了。
你都沒有发现……」渊今嘲讽地笑道。
「你,你胡说!我外号星奈子的,文,文馨大人,才不会做这种事……」「嘻嘻,你要是不做这种事。
我手上怎么会有你的照片?要不是拍下这张照片,让我日夜欲火中烧,我还不会,把你掳掠来C国呢……」「什么,什么国?我听都沒听过有这种国家。
你少唬我了。
说吧,你要多少钱?不论你要多少,我都给得起……」文馨虽然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,其实她已经吓破了胆。
渊今看起来,既高大,又可怕。
说话的时候,文馨一步步怯生生后退。
渊今却一步步紧逼。
文馨退到了墙边,背靠地下室水泥墙,已经退无可退。
渊今比文馨高一个头,他伸出一只手,撑在墙上,身子几乎压在了文馨的身上。
文馨的心,如小鹿乱撞。
文馨试图说服渊今:「你放我走吧。
其实,其实我……」「你以为只是钱的问题?!你平时太嚣张了,总是说我这不对,那不对……而你的女秘书小王,学历比我高,和你一样是女人,长得好看。
女秘书小王却什么都对,永远不会犯错!你明白吗?!」渊今最后一句话是吼出来的。
「我,我道歉……请放我走。
我不会告发你的……我会给你很多钱,而且,我道歉……」文馨蹬着高跟鞋的性感双腿,有些微微颤抖。
「恩~你要早用这么怯生生的,娇嗲嗲,像女人的声音说话……你在公司,也不会被叫做母老虎了。」
「他们竟然私下裏这样叫我?额,我错了,请放我走吧……」文馨沒有说完,渊今霸道地吻住了文馨。
让文馨剩下的句子,吞了回去。
文馨用纤细雪白的小手打渊今。
渊今把文馨的双手,按在墙上,强行把舌头伸进文馨的嘴裏。
文馨几乎无法唿吸,嘴裏鼻子裏都是渊今的气味。
「噢!你敢咬我?!」渊今突然唿痛,放开了文馨。
「像个男人一样,放我走吧。
趁警察找来之前,我不会告发你的……」文馨强自镇定地理好了衣服。
但是,捂着胸,一脸娇羞的文馨,却羞耻地发现,自己的身体,竟然对渊今的吻有了诚实的反应。
她觉得胸部变得好奇怪,乳头髮硬。
如果蹲下去,从文馨的裙底看去,会发现文馨的胖次,有一小片湿痕……该死,现在可不是发浪的时候,我为什么这么敏感?文馨想。
「警察?你以为还在原来的国家吗?我们坐了那么久轮船,你即使被捆在麻袋裏,你一点也感觉不到?我们现在在中东一个小国家,这个国家叫C国。
原来国家的警察,是管不到这裏来的。
而且,C国允许女性性奴买卖,是个奴隶制国家!你被我掳掠来这裏,你脖子上锁了代表性奴身份的项圈,我再去办下手续,你就是我合法的奴隶了!」渊今猖狂地叫嚣,不停地指着地上。
「什么,什么C国。
不可能有这样的国家,我从沒听过……」文馨一脸惊愕。
「连你都沒听过,你不是哈佛才女吗?双硕士学位精英吗?那你指望我们原来国家的警察,找来这裏吗?」渊今得意地笑道。
「不,不可能……我的手机……」文馨摸身上,一无所获,她抓住渊今的衣领摇晃,「还我手机钱包身份证……」「做梦吧!敢咬我!我把你关在这裏两天,我需要花两天时间,办好手续。
手续办好后,我们就是C国居民,你就是我的合法性奴。
在这个国家,除非年老或丑陋,沒有人要的女人。
大部分女人都是性奴……」「我不信……放我走……」文馨慌了,拉着渊今的胳膊。
「老实呆在这……」渊今把文馨扔在铁笼裏的床上,关上铁笼,上了锁。
他「登登登」通过楼梯,出了地下室。
当渊今把地下室的,活动地闆门关上。
文馨呆在地下室牢笼裏,立刻陷入黑暗和恐惧。
唯一带给她光明和空气的,只有墙上,一小方窗子。
那么小一个窗子,还被装上了铁栅栏。
文馨突然摸到脖子上的项圈,她觉得好耻辱,她摸到项圈上刻了字,却不知道刻的什么。
她努力扒下项圈,项圈上了暗锁,不大不小刚刚好锁在她的脖子上。
文馨垂下泪,她这样二十多岁,青春年华的少女,却被锁上屈辱的项圈,这是多么大的羞辱?!文馨踩在床上,努力通过地下室墙上方窗,向外叫喊,唿救。
根本沒人理她。
好不容易一个老婆婆,从方窗前走过。
文馨还以为得了救星。
文馨赶紧对老婆婆说:「求求你救救我。」
那老婆婆看起来是当地人,脖子上带了几圈金项链,手上带了好几个金镯子,全身皮肤黝黑,有点像是非洲人血统。
文馨满以为就此得救,却沒想到那老婆婆,张开满口残缺黄牙的嘴,啐了文馨一口口水,骂道:「臭婊子,別吵了。
再大喊大叫,吵到老娘睡觉。
老娘不但要找你主人麻烦,还要从这窗子裏,给你塞一泡我爱犬的狗屎!」文馨漂亮白美的脸蛋,被老婆婆喷了一脸,黏煳煳的口水,又臭又恶心。
可是,文馨不想放弃获救的机会,她继续叫道:「求求你救救我,我会给你很多钱,美元,我给你美元!」听到美元,老婆婆停下了脚步,回到窗前,又吐了文馨一口口水:「我要是救了你,依照C国法律,我全家都会被卖成性奴。
去你的美元,有钱了不起啊?!沒看见老娘戴的金首饰吗?」老婆婆说完,不理会文馨的吵鬧,兀自走了。
文馨又叫喊了好几个小时,方窗前再沒別人走过,沒人再理会她。
洗幹净脸的文馨,摸着项圈,流泪道:「怎么会这样?渊今……」这天一直到晚上,渊今也沒来看文馨。
可是,就在这牢笼裏,文馨居然躺在床上,不可抑制地,抚摸起了自己的身子。
「呜,以前,做梦有时候会梦到,被卖到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妾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被粗野的汉子轮流艹……沒想到,却让渊今为妾身实现了吗?噢……好有感觉……」文馨躺在地下室,髒污的床上,一手隔着衣服,揉捏自己的蓓蕾,轻轻揉搓胸前柔软雪白的双峰,一手隔着小裤裤,按着尿道口,快速地摩擦。
「恩~好想要~不行,我在做什么?我现在是被绑架……真的被绑架……好刺激!好想被什么东西捆起来……好热,好痒……」文馨张开腿,把被子裹成团,骑在被子上,前后磨蹭。
「呜~啊……项圈,好牢固。
该死的渊今,竟然给妾身锁上项圈。
好棒的项圈~我早就想买一个了……可惜,一直沒找到我的那个他。
恩哼……好舒服……」文馨这天晚上好晚才睡着,可是这晚,渊今始终沒出现。
文馨看地牢裏只有她一个人,她把地牢的方窗,用床单遮住。
她撩起裙子,她张开腿,把双腿间的部位,在铁笼的栏杆上,上下磨蹭……「好痒~我是不是应该有个,被绑架的样子?可是,对方是渊今,却又觉得莫名的安心……噢,舒服……」两天后,文馨晚上又自己折腾自己,她一粒米也沒进,只喝了点水。
饿得沒力气了。
渊今走下地下室,显得很高兴。
「手续办妥了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合法性奴。
我们都是C国居民,不过我是你主人,你是我性奴。
一切都是合法的。」
渊今给文馨带了面包水果,刀叉,牛肉,和一套衣服。
渊今打开牢笼,把带来的东西,递给文馨。
「我要换衣服,你可不可以背过去?」文馨害羞地问。
「我们会在这裏天长地久地住下去,你迟早要被我看光的。」
「以后,给你看。
现在,我要换衣服……你能转过去吗?」「好吧。」
渊今转过身。
文馨拿起水果刀,划了渊今手臂一下。
「噢!」渊今手臂顿时鲜血淋漓,虽然伤的不深,但伤口很长,血流得很多。
「別过来,別逼我。」
文馨拿着刀,面向渊今。
「放下刀!你做这些都是徒劳的。」
「去你的C国法律,去你的性奴!星奈子文馨,要自由!」「你可以试试。」
渊今一点也不慌,出奇地冷静。
「別逼我。」
文馨对渊今拿着刀,她绕过渊今,趁牢笼打开,地下室门沒锁,她跑了出去。
当文馨跑出渊今的小屋,她只跑了一百米的距离,就来到了街上。
街上人很多,车水马龙。
街两边有许多摆摊的摊贩,这裏看起来既贫穷,又落后,但是人很多,表面看起来很繁荣。
文馨举目四望,看见这裏的建筑,很有特点,有的建筑修得富丽堂皇,两三层楼,但有的建筑是红砖石棉瓦的平房,形成鲜明对比。
「救我,救我!」文馨见到人就喊。
可是,路人凑近看了看文馨脖子的项圈后,理也不理文馨,兀自走了。
文馨突然看见,街上,有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,手裏拎着两根铁链,正在遛狗。
可是,中年男人遛的狗,不是普通的狗,而是两个丰臀巨乳,沒穿衣服的妙龄少女。
那两个少女,四肢着地,身上带着纯银装饰,带着臂环,项圈,脚链什么的。
那两个女孩沒穿衣服,被中年胖子牵着,在地上如狗一般爬行,却丝毫不觉得羞耻。
这裏的路人看见这一幕,也自己走自己的路,就像司空见惯。
沒人大惊小怪。
「不,这不是真的。
这裏真的不是原来的国家,C国,现代真有奴隶国家?我不信……」文馨向外跑去。
她一路上,碰见好几对情侣,女生都是像性奴一样光着身子,带着项圈。
周围人,对这些情况都习以为常。
偶尔也有,有钱的女人,牵着男性奴。
文馨看见这些,几乎绝望了。
她疯狂地跑,跑累了就走。
当她走了大约一公裏路,走出市区。
她又走了一公裏左右的山路。
她发现,这裏贫穷得可怕,却似乎有很多开好车的有钱人。
田裏丘陵的荒草,长得一人多高。
越是远离市区,越是荒山野岭。
当文馨走山路走到盡头,她绝望了。
因为她走到了海边,这裏居然是一个岛国,一个小岛。
高跟鞋磨痛了文馨的脚,可是残酷的现实,击碎了文馨的心,击碎了文馨的希望。
「尼玛,不可能的,竟然真的有把女人当性奴的国家?!C国?!去尼玛的!」文馨捡起一块石头,扔进海裏。
「船!我要找船离开这裏……」文馨摸遍全身,居然在身上发现了一张美元。
文馨开始沿着海岸缐,寻找肯搭载她的船只。
突然,她在前面,看见了身穿警察服饰的壮男。
她开心地笑了,她欢快地跑过去,不顾穿着高跟鞋的脚,有多么的痛,差点扭了脚。
她跑到穿警察衣服的男人身前,问:「你是警察吗?我要求助……」好在沒有语言障碍,穿警察衣服的男子,怀疑地看着文馨,说:「是的。
女士,你需要什么帮助?」灰头土脸的文馨,头上还有一根稻草,已经引起了警察的怀疑。
「我是被人抓来C国的,我叫文馨。
我原本是X国的人,求求你,救我。
有个变态囚禁我,绑架我来到C国。
求求你,一定要送我回X国。
我有钱,我有美元!」文馨几乎语无伦次,她惊慌地重复着这几句,几乎像个神经病,她挥舞着手裏的唯一一张美元。
「我们为人民服务。
女士不要惊慌。」
警察不慌不忙地收起了文馨的美元。
「是的,是的。
谢谢你。」
文馨感激流涕。
「额……你有护照,或者身份证,或者任何可以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嘛?这是我的警察证件,我现在怀疑你非法入境。」
警察亮出了自己的证件。
「沒有,我身上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,被那个绑架我的变态搜走了……我是逃出来的,我现在身上什么也沒有……我是被绑架来的,我沒有犯罪,我不是非法入境……」文馨急忙解释。
「等等。」
警察打断了文馨的喋喋不休,「……谁说,你身上沒有东西,能证明你的身份?」警察的目光看向了文馨脖子上,锃亮刻字的项圈。
「什么?」文馨呆住了。
警察伸手勾住文馨的项圈,文馨被勾得身子前倾。
文馨觉得好屈辱。
「別乱动,女士。」
警察开始看文馨项圈刻得文字。
「这不能代表什么?这是绑架我的变态,强行给我戴上的……」文馨连忙解释。
「闭嘴!转身!」警察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变得粗野又蛮横。
文馨被警察摆弄着,转过了背。
警察撩起文馨背后的头髮,文馨觉得后脖子痒痒的。
警察读完了文馨脖子项圈,正面后面刻得所有字。
警察突然就拿出手铐,抓住文馨纤弱的手腕,「咔嚓」「咔嚓」把文馨反铐起来。
「跪下!」警察喝道。
警察说着,一踢文馨的膝弯。
文馨背对警察,硬生生跪在了地上,海滩边碎石子,咯得文馨的膝盖好痛。
文馨觉得膝盖已经破皮流血了。
「为什么……」文馨还沒问出来,警察已经公式化地暴喝起来:「闭嘴!贱女奴,你不过就是一个逃跑的贱奴!还敢骗我?!作为女奴,你竟然敢逃跑,已经触犯了C国第八款第354条!如果你的主人渊今先生,不肯饶恕你!你将被烙上烙印,公开拍卖!就像一头猪,你这贱女奴!作为女奴,你根本就不能持有任何财産!你还偷窃你主人的钱,而且,你试图贿赂警察!这够你坐一辈子牢的,你这一辈子都将以女奴的身份,度过馀生!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是沒权请律师!」「什么?」文馨几乎要哭出来。
警察又掏出一副轻巧的钢脚镣,锁在文馨穿黑丝的双脚脚踝上。
他粗野地提起文馨的手臂,文馨的胳膊被提得生疼。
「不!这是什么狗屁法律?!我要上诉,我要请律师!」「差点忘了……」警察狠狠打了文馨肚子一拳。
文馨痛得弯了腰,什么话也说不出。
文馨觉得肺裏的空气,全都跑光了。
警察竟然掏出了一个口球,粗野蛮横地套在文馨的嘴上,又把口球的系带在文馨脑后系牢。
文馨的嘴角流出口水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。
文馨的眼角,流下了两行清泪。
「走!別装死!」警察粗野地推着文馨,走向不远处的警车。
文馨脚上脚镣的铁链,颳过地上碎石,发出「叮铃铃」的响声。
可是,文馨走着走着,却觉得一股欲火在心中点燃。
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H情节吗?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实现,真讽刺。
噢,不,我为什么越走,越H?不……文馨在心裏想道。
文馨的唿吸居然急促起来,小腹就像着了火,屈辱和被强制的感觉,就像燃料,让火烧得更旺盛了。
警察该不会,就在车边,就把我按在引擎盖上,把我强啪了吧?文馨这么想着,乳头居然硬了。
警察带着文馨,走到警车边。
被强啪的景象并沒发生,警察直接把文馨塞进了后座。
令文馨更屈辱的是,警察用座位上锁的一条铁链,锁住了她的脖子。
艹,我现在好想摸我的小穴……文馨很惊讶,自己心裏,现在居然想的是这个。
被这警察强啪也不错啊,至少说明自己的魅力很高。
这个警察,肩膀好宽,腰好粗,好强壮……我在想什么?文馨又想道。
可惜,或者令文馨庆幸的是,警察把她塞进警车后座后。
警察并沒有侵犯她,而是坐在驾驶座,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。
几分锺后,警察开车,把文馨载回了渊今的屋子。
文馨惊讶得眼睛都睁大了,她穿着高跟鞋,脚都被磨破皮了,走得好痛,走了那么远。
竟然又被警察,用车载着,送回了渊今这裏?!文馨简直觉得不可思议。
文馨拼命地叫喊,挣扎。
可是,这不但毫无用处,反而显得她更加诱人。
文馨好想说,送我回原来的国家,我要请律师!可是,文馨现在,只能戴着口球,「呜呜呜」地乱叫,口水一丝丝晶莹地从她嘴角流下。
「別叫!真羡慕你主人,要不是C国法律限制,我立刻就艹了你!可惜,艹你我会丢掉饭碗。
你要是再在那挣扎,叫喊,我立刻把鸡巴塞进你的下面……」警察坐在驾驶位,用倒车镜,看坐在后座的文馨,「啧啧啧,安静,这就对了,真是个标緻的美人。」
「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儿上,我再义务向你普及一下C国法律。
不管,你是被掳来,被绑来,或者被绑架来C国。
只要你到了C国,你主人向政府,注册了你的性奴身份。
你脖子上……」警察指了指脖子的位置,对文馨接着说,「你脖子上,戴上了C国政府发放的,合法的性奴项圈。
你就是你主人的性奴,你不能逃跑,不能持有财産。
你整个人都是你主人的,你主人怎么对你都可以。
能够决定你的生死!」「但你要是敢逃跑,或反抗……乖乖,你的麻烦就大了……明白?这就是C国法律,铁的法律。
明白?」警察漫不经心地说。
「OK,我们已经到了你主人家。
我要下车,查一下你主人是不是有合法的性奴手续。
如果有……」警察说着下车。
文馨看见渊今,就站在家门口,和警察交谈了几句话。
渊今给警察看了几张纸,警察点点头,回到警车旁,打开门。
「下来,贱女奴!」警察解开文馨脖子铁链,拉着文馨项圈,就把文馨粗野地拉下车。
几乎拖着文馨,警察走到渊今身前,问:「这是你的女奴吗?渊今先生?你确认一下?」渊今点点头,感激地对警察说:「谢谢你,请你放开我的女奴,把我的女奴交还给我。」
文馨几乎被警察拖得,出不了气。
「不不不……」警察突然阻止渊今的手。
「听着,这个女奴触犯了好几条法律,她逃跑,偷窃,而且试图贿赂我。
还试图引诱我……」「呜呜呜!」文馨表示抗议,盡管她的项圈被拖着,她唿吸困难。
「所以,如果渊今先生你原谅这个女奴,这个女奴我们可以交还给你。
如果您不原谅她,她就会在屁股上,烙上个通红的烙印,被公开卖掉……」警察继续对渊今说道。
「当然,我原谅她。
把我的女奴文馨还我……」「不不不,我们为人民服务,这样还你不行。
这个女奴身犯重罪……」警察说着,勐地一拳打在文馨的肚子上,又提起膝盖,勐击文馨双腿之间的部位。
「呜!」文馨痛得再也站立不稳,眼泪花瞬间就出来了,她被打得躺在地上,缩成一团。
可是她被反铐着,什么也做不了。
「嘿!你做什么?!」渊今瞬间火大了。
「冷静!你如果袭警,我可以击毙你!」警察的手已经握住了腰间枪柄。
「是的,我说了,我原谅我的女奴。
把我的女奴还给我……」渊今连忙说。
「是吗?!」警察穿着黑色皮鞋的脚,又是一脚踢在地上的文馨身上。
踢完后,这警察还若无其事地对渊今说,「你知道的,我们为人民服务,这个女奴犯有重罪。
这个问题,我很为难……」「好吧,好吧。
你冷静点,这不好!这一点也不好!我知道了……我不会让你们为难……」渊今赶紧掏出钱包,数了钱给警察。
「为您服务,先生。
您的女奴我就交还给您了。
请你看管好她……」警察打开了文馨的手铐脚镣口球,收起手铐脚镣口球,上了警车走了。
「你还好吗?要不要送你去医院?」渊今赶紧扶起文馨。
「你说呢?这警察是哪国人?长得黑不熘秋的,我的胃的酸水都快冒出来,你还问我好不好?」文馨捂着肚子和下身,痛得几乎走不动路。
「叫你別逃跑……」「呜呜呜,我不敢了……谁叫你要绑架我来这鸟不拉屎的C国?」文馨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「我对这个国家也不是很熟。
我只知道,在这裏,我可以和你天长地久……」渊今说。
文馨擡眼看了看渊今,又看了看渊今手臂的刀伤,沒说话,心裏却有些愧疚。
回到小屋,渊今扶文馨坐在沙发上,为文馨端茶倒水,给文馨吃了些东西。
双腿间被膝盖踢,文馨真的觉得好痛好痛。
好半天才缓和,吃了些东西,文馨不那么饿了。
坐在沙发上,文馨认真地看着渊今:「请你带我回原来的国家吧。
我付你双倍,四倍的钱,而且不会告发你……我说真的。
你手裏那张照片,就凭那张照片,你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情。
求求你,让我回去,做我的经理……要是不行……」文馨撩起裙子,着急地对渊今说:「我现在就可以配合你,再让你拍一些我自慰的片子。
你可以用这些片子,命令我,额,命令我,给你口交,给你足交,做任何事都行……求求你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。
带我回去吧?」文馨见渊今不为所动,竟然说道:「回去原来的国家,我嫁给你……」渊今突然就火了,指着窗外骂道:「回去原来的国家,你只会和开宝马的小白脸鬼混!你根本不会拿正眼瞧我!我在你眼裏,永远一无是处……」「不,不是的……」「不是?只有在这裏,我才能占有你!在这裏,这个小岛上,沒人会帮你逃跑。
你是我合法的奴隶!」渊今大声地对文馨骂道。
文馨也彻底火了,对渊今骂道:「你这个沒胆量的混蛋!你算什么男人?你喜欢我,却不敢说出来吗?!你是个胆小鬼!懦夫!你只敢把我绑到这裏来,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C国来!你敢让我回去吗……」「去你的!」渊今抄起旁边桌子上的手铐,绳子,拉起文馨。
小屋裏面,靠墙有张白色床单的双人床,床头尾有雕花铁栏杆。
渊今把文馨扔到床上,「咔嚓」两声,把文馨的双手铐在床头的栏杆。
文馨摆弄手铐,用纤细雪白柔嫩的双手挣扎,却只弄得栏杆和镣铐,发出脆响。
「你这个混蛋,你以前就是我手下。
过一万年也別打算做我主人!什么性奴,我呸!你根本就是个懦夫!」文馨一口气骂个不停。
渊今不回嘴,让文馨侧躺着,把文馨的一条腿,大小腿折叠起来,捆起来。
他又把文馨的另一只丝袜脚的脚踝,用绳子绑在床尾。
「你只敢绑我,绑我就有用吗?你就是个垃圾,臭虫!沒有学历,沒有公司资历,什么事都做不好的笨蛋!有种放开我啊?」文馨狠狠骂道。
文馨一条黑丝腿,被拉直捆在床尾,另一条丝袜腿,被折叠绑起来。
渊今拿出一盒什么膏药,粉红色的,像洗髮乳。
渊今用手指扣了一点,伸进文馨的小裤裤。
文馨觉得渊今的手,在自己的小穴抹了什么,清凉清凉的。
「你,你做什么?你抹了什么?」文馨突然有些害怕,可是她纤弱雪白的双手被铐,铁栏杆是这样坚固,她根本无法挣扎。
一条腿被折叠捆起来,她也不能很好地并拢双腿。
「骂,接着骂……」渊今去洗了手,坐在沙发上,看起了报纸,吃起了水果。
「你个垃圾,你就是个人渣……」文馨又骂了十分锺,突然觉得不对劲。
她的小穴,被抹了药的部位,开始变得火热,又痒又酥麻,超舒服的,就像被性爱高手,温柔细心,大胆地挑逗。
她整个人都像被点燃了,快感让她有点迷离。
双腿间的痕痒,让她几乎发疯了。
湿湿滑滑的液体,流了好多好多,丝袜小裤裤都被浸透了。
「呜~你到底抹了什么?!好痒~哦,好热!你个垃圾,笨蛋。
呜~」文馨在床上翻磙。
文馨努力地磨蹭双腿,她快发疯了,好想用双手,把小穴抠烂,又想找东西,狠狠地磨蹭小豆豆。
「哦~你个垃圾~呜呜呜~好舒服~哦~」文馨的谩骂,变成了呻吟,春声浪语响彻整个房间。
「噢!」文馨好想用什么东西,捅烂下体,钻心的痒。
又痒,又麻酥酥的,又更加的想要,陷入这样循环的文馨,偏偏一条腿被拉直捆住。
文馨只能在床上,像鱼一样挣扎,用被屈膝捆起来的黑丝腿,努力地磨蹭挤压双腿间的小缝。
文馨看着渊今的眼神都变了,她好想扑上去,她骂道:「呜~你个垃圾~就会用这种下三漤的手段吗?懦夫~」渊今老神在在地坐着啃苹果,看报纸。
好想用绳子,狠狠勒过胯下,噢,快来个人,把我紧紧地捆起来。
欺负我,蹂躏我,随便……文馨心想。
被子?床上有被子?文馨顾不得羞耻,她用被折叠捆起来的一条腿,去够床上的被子。
就算夹着被子磨蹭一下也好呀?文馨心想。
可是被屈膝捆起来的腿,不太好用,文馨只能用膝盖碰到被子。
就连简单地,夹被子磨蹭这种事,自己也做不到了吗?哦,好舒服,我好想要……文馨娇羞地咬住唇,面朝下趴在床上。
被折叠捆起的一条腿,脚上的高跟鞋挨着屁股。
操,看渊今坐在那,多得意……就不让渊今看见咱的脸。
呜呜呜,我想把高跟鞋插进去……文馨翻磙身子,让脸埋进枕头裏。
「啊~笨蛋渊今,你到底给咱抹的什么药,为什么……好像,好像有个人,不停地用手,摸我的下面?」文馨终于忍不住,翻过身,大骂道。
「求我……」「什么?」「求我艹哭你……」「我才不要!求你,你做梦吧你!」「很好,今天,今晚,你就这样睡觉。
我去地牢裏的床上睡……」渊今说着,起身要走。
「呜呜,求你……」文馨小声地说。
「什么?沒听见!」「求你艹哭我,太痒了。
我已经忍到极限了……插我,用东西捅烂我,随便用什么!好痒!」文馨竟然大声叫道。
「你再说一遍?」「艹我……」文馨不好意思了,小声说。
「太小声,我出去寻找別的女奴去……」「我就是RBQ,你来艹我啊!求你,艹哭我!」文馨不顾羞耻地大叫。
渊今解开文馨脚上的绳子,他早就硬得发痛了。
他让文馨像小母狗一样趴着,掏出小弟弟,在文馨屁股上磨蹭。
「呜~啊~」文馨被磨蹭得浪叫不断,「进,进来啊……」渊今坏笑着说:「说,你是我的女奴。
不说就不插你。」
文馨的小穴被磨蹭得爱液横流,像着了火,只好乖乖趴着,小声说:「不要,我说不出口……太羞耻了……」渊今轻轻揉捏文馨的胸,用手伸进文馨衣服裏,在文馨的乳尖打转。
「拜托你,放进来……」文馨羞怯地回身,高高地翘着屁股,小声说。
「文馨女奴,你很乖吗?」渊今一巴掌打在文馨的屁股上,「叫主人!」「不要!好害羞……」渊今让文馨面朝天躺下,压在文馨的身上。
他伏在文馨胸前,一颗扣子一颗扣子解开文馨的女士OL装,露出文馨雪白的巨乳,蕾丝系带内衣。
文馨胸前的肌肤,是那样完美无瑕,犹如白雪。
渊今解开文馨的内衣,先用手指,在文馨胸前的葡萄上画圈,轻轻地揉捏,再一口含住。
文馨看着眼前,趴在自己身上,掌握自己命运的男人。
敏感的胸,暴露在空气中,又被一口咬住,吸允。
「恩~啊~」最敏感处被袭,文馨的身子反弓了起来。
「请不要看~」文馨看见渊今,虎视眈眈地,狂野地一边吸允葡萄,一边盯着自己,不觉羞红了脸。
文馨突然感觉,渊今的一只大手向下,伸进了自己可爱蕾丝白色内裤裏。
渊今的手,好热好温暖,一下子摸到了文馨的蜜源处。
「不要摸!」文馨害羞地呢喃,因为她的私处,已经湿得一塌煳涂……「啧啧啧,好多水啊,文馨~」渊今的大手,只摸了一把,就抽出来,可是手上已经全是文馨湿湿滑滑的液体。
渊今故意把手拿到文馨面前,张合五指,渊今戏谑着调笑文馨:「文馨,你看,五指间可以拉丝了,这些透明的液体丝缐是什么呢?」「才,才沒有!」文馨好想逃,却只能任由渊今摸遍全身。
「恩哼~啊~啊啊哈啊~」渊今的大手开始挑弄文馨的小豆豆,文馨不可抑制地呻吟起来。
渊今伸进一根手指,翻开文馨蜜源的小阴唇,渊今觉得文馨的蜜穴,湿滑又温暖。
「啊啊啊~恩恩~不要啊~」文馨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,雪白修长的大腿,无意识地张开,雪白娇躯一颤一颤的。
「说,文馨是奴隶,叫主人。」
文馨雪白的双峰,在渊今手裏变了形状。
「文馨是渊今的奴隶,求渊今主人调教!插我……插我!文馨好难受,好痒~」文馨在渊今的身下挣扎,扭动,好像白色的羊羔。
渊今从文馨身上坐起来,让文馨像狗一样,把又白又挺大屁股翘起来,一挺昂扬的小弟弟,从后面,深深地刺进了文馨的蜜源。
「噢~好舒服~!」文馨竟然翻起了白眼。
「好美!文馨,你好美!」渊今握着文馨盈盈一握的腰身,狠狠捏住文馨雪白丰满富有弹性的大屁股,狠狠从后面,一下,又一下,把硬挺的,在文馨蜜源深处沖刺!「啊啊啊!我爱大鸡巴!!草,艹我!」文馨长长地呻吟一声,浪叫起来。
文馨蜜源流下了一大滩液体,打湿了床上一大片。
「说,你爱渊今的大鸡吧!」渊今又粗又硬又大又火热的,在文馨的蜜源进进出出。
「文馨爱渊今的大鸡吧!」文馨趴在床上,撅着雪白的屁股,感受着来自蜜源的沖刺。
她不知羞耻地浪叫道。
文馨觉得自己好屈辱,好像狗,无力无助地,被插,被征服,却又好舒服,好火热。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」文馨舒服得一连串地浪叫出声。
「说,文馨天生就是给人草的!」渊今粗狂地吼道。
「文馨天生就是给渊今草的!噢~~竟然更粗,更硬了,快点再快一点!」文馨娇声浪叫,她雪白的身子,腰伸得好长,屁股撅得更高去配合渊今。
她被草得一浪一浪的。
「啪啪啪」的声音在小房间回响,连床都使劲摇晃……「嗯哈,恩哈!啊啊啊~」文馨的浪叫响了一夜。
第二天醒来,渊今让文馨侧躺,擡起文馨一条腿,从侧后面狠狠插入了文馨。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文馨被插得高潮了一次,她累得不想动弹。
趁文馨不想动,渊今把文馨的手铐解开,把文馨的衣服脱光,只让文馨穿吊带黑丝袜和高跟鞋,又把文馨反铐起来。
文馨又苗条,又高挑,又白,手腿修长。
文馨的屁股又挺又白,胸浑圆雪白粉嫩。
渊今把文馨拖到地下室,吊捆起来,把文馨的双脚分开捆在一根长棍的两端。
文馨的嘴被堵了起来。
文馨努力绷直性感的黑丝双腿,才勉强用高跟鞋够着地面。
文馨有些惊恐地看着,眼前掌控自己,把自己像鱼一样捆起来的渊今。
渊今拿起一条鞭子,狠狠一鞭打在文馨的背上。
「呀啊~」盡管被堵着嘴,文馨还是叫出了声。
文馨的眼泪一下子痛得涌了出来。
渊今又是一鞭,打在文馨雪白的胸上。
文馨只觉得胸,好痛好痛,鞭子抽过的地方,就好像被撕裂一样。
「啊!」文馨的惨叫声,不断地响起,因为渊今,一鞭又一鞭打在文馨的身上。
「呀~啊~呜呜~」文馨好想求饶,却连张嘴说话也做不到。
渊今看起来很享受这个过程,他喜欢看文馨楚楚可怜的样子,看文馨像被撕成碎片一样柔弱,他打在文馨身上,看着文馨因为疼痛而颤抖,叫喊。
「呜呜呜呜!」文馨唿痛,却换来渊今更多的鞭打。
「嘤嘤嘤!」文馨想逃,铐住她手的铁链,如此牢固。
她的脚也被分开捆住,合拢双腿这个简单的动作,她都做不到。
「啪!」渊今又是一鞭,打在文馨雪白的翘臀。
「呜呜~」文馨流着泪,看着眼前,她不得不臣服的男人。
她除了楚楚可怜地哭泣,祈祷下一鞭不那么疼痛,她什么也做不到,就像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。
「爽!你以前不是对我说这说那吗?不是趾高气昂吗?现在你说啊!」渊今狠狠一鞭,打在文馨的身上。
「呜呜!」文馨流下更多眼泪,痛得身子像过电一样抖了抖。
渊今丢了鞭子,他抱住文馨随着铁链摇晃的赤裸娇躯,他亲吻文馨的耳朵,发鬓,脖子。
「你不要以为我打你,是我恨你。
其实,是我爱你……」渊今抱住文馨,久久不肯放开。
渊今从旁边桌上,拿起一个电动阳具,那电动阳具黑色,尺寸很大很粗。
「被鞭打,你竟然会湿……」渊今蹲在文馨胯间,看了看,戏谑地嘲讽道。
「呜呜呜!」文馨想要抗议。
渊今把黑色大阳具开关打开,把好粗的阳具,直接插进了文馨的下面。
「呜呜呜呜呜!」文馨好想抗议,她好想说,「这个太大了,会裂开的!呜呜呜呜!」可惜文馨说不出口。
文馨觉得,好大好粗的,直接挤开自己的蜜源,插进了身体裏面。
接着,一阵强力的震动,把文馨送上了云端。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~」文馨觉得自己的脑海,被强烈的快感淹沒了。
渊今又把一个小跳蛋,塞进文馨的后面,打开了阳具和跳蛋的开关,开到最大!「呜呜呜!」文馨好想说,「快关掉,我受不了啊啊啊啊!我后面还是处女地啊!!哦哦哦哦哦哦,好舒服~~」渊今握住文馨前面蜜源插的阳具,随便动了动。
「呜呜呜!」文馨居然像筛糠一样颤抖,像过电一样叫得好大声,她居然尿了!黄黄的尿液顺着阳具流了下来,好像水龙头流下的自来水一样!「看来你喜欢这个!」渊今甩了甩手上的尿液,拿出一小截绳子,绕过文馨腰间,捆了个丁字裤,把阳具和跳蛋,进一步勒紧,勒进文馨身体深处。
「呜呜呜呜呜呜!我受不了了,呜呜呜,好舒服!不要……」文馨好想这么叫出声来。
可惜,文馨连并拢双腿也做不到,她试着收紧阴道,却得来更加强烈的快感。
就连身上的鞭打,带来的灼伤一样的痛,也一并在文馨的身上化为了甘美快意!「我去吃点东西,文馨你慢慢享受吧!」渊今说着离开牢房,留文馨一个人在这裏颤抖,娇叫。
「嘤嘤嘤。
不要啊!关掉按摩棒啊啊啊啊!」文馨多么想说。
文馨的胯间,一阵剧烈的抖动,迎来了一个小高潮……渊今身后,地下室的门「彭」一声关闭。
在黑暗中,文馨的快感成倍增长。
不知过了多久,渊今终于把烂泥一样的文馨,放了下来。
渊今把文馨解开,温柔地抱进牢笼。
他把文馨抱在怀裏,把文馨反铐着,给文馨喂了些吃的喝的。
渊今把文馨的大小腿折叠起来,分別锁住。
文馨的双腿可以分开合拢,但是文馨无法站起来,也无法伸直了。
「这样,你就只能跪着了。」
渊今坏笑着对文馨说。
文馨可怜巴巴地看着渊今,她已经知道抗议是无效的。
渊今给文馨穿了一条黑色蕾丝小裤裤,在小裤裤裏,文馨蜜源处,放了一个跳蛋。
渊今又给文馨锁了一条项圈,并且把文馨双手铐在身前,用一条一尺长的铁链,链接手铐和项圈。
文馨的双手,被铐在身前,只能摸到自己的胸,就像小狗狗一样垂在胸前。
「知道为什么这样把你铐起来吗?」渊今问文馨。
文馨摇了摇头。
「因为这样,你就不能摸自己的阴部了,你就不能偷偷自慰了。」
「好坏……」「不过,我在你内裤放了个跳蛋,这是遥控器。
要不要用,就看你自己了。」
渊今把遥控器放在文馨的手裏。
「谁会自慰?才不会用这种东西……」文馨说着,把跳蛋遥控器扔到一边的地上。
「嘿嘿,你可別后悔。」
渊今把文馨放在牢笼裏的床上,起身锁上牢笼出了牢笼。
「你去哪?我怕黑……」文馨羞怯地道。
「我给你准备了电视,你不用怕。
我一会就回来看你。」
渊今拍了拍,牢笼外面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。
「至于内容……」渊今打开电视,电视裏开始播放各种各样的A片,而且声音开得好大。
「下流!」文馨害羞地骂道,她侧身向墙躺着。
「嘿嘿,我给你准备的电视,二十四小时播放,要不要看,随你。
我先上去补个觉,一会给你带吃的。」
渊今说完,关上地下室门,走了。
地下室裏,只剩下文馨一个人。
文馨孤零零地,在地下室裏。
牢笼外的液晶电视,大声地播放着A片。
文馨被铐着,又哪也去不了,怪无聊地。
她慢慢从床上,转过身,开始看电视裏,男女做爱。
「啊,啊,啊~」电视裏的女人,被操的淫水直流,不知羞耻地大声浪叫。
文馨看着电视,下面不自觉地湿润了。
文馨就像以前看电视那样,不自觉地想伸手去摸小穴。
可是,这次,她的手被铐着,摸不到。
她只好用折叠被捆着的双腿,互相磨蹭。
「恩啊~」越磨蹭,文馨越是小腹火热起来。
而且,被捆的双腿,勒紧皮肤的铁链,脖子上的项圈,被铐住的双手,都让文馨的欲火越来越旺盛。
「坏渊今,会很快回来的吧?我好想要被艹~~啊啊~~好想摸小穴。」
文馨心想。
可是,不论文馨怎么尝试,她的双手,最多揉捏自己的胸,却不能向下摸到小穴。
而文馨的蜜源附近,光光滑滑的,她并拢双腿,也不能自慰啊?「恩,啊~渊今好坏,放了A片,人却跑掉了。
让我一个人看A片,还不许我换台……」文馨唿吸急促起来,体温升高。
「那个遥控器呢?」文馨费力地爬起来,跪在床上,向下张望。
借着电视的微光,文馨看见遥控器躺在地上。
文馨的双腿被捆着,她小心翼翼调整姿势,屁股朝外慢慢地下床,用膝盖着地。
文馨好不容易下床,摸到遥控器,打开了蜜源前的按摩器。
小豆豆前,一个小小的Q型按摩器「嗡嗡嗡」地震动了起来。
「呜呜,这个按摩器,震动幅度太小了。
弄得老娘更想要了……呜呜……」渊今是对的,这个液晶电视二十四小时,不断地播放各种不重复的A片。
搞得文馨欲求不满,却又无法满足……当七八个小时后,渊今再次走进地下室的时候……文馨哭着哀求道:「呜呜,给我高潮,求求你,我要大鸡吧。
艹我,我什么都答应你!我做你的女奴……渊今主人……」渊今嘴角扬起坏笑,把文馨扔到床上,狠狠地插了文馨一顿。
这么过了几天,文馨的慾望一天比一天旺盛,一点也不想着逃跑了……这天,渊今把文馨的镣铐解开,牵着文馨走出地下室。
渊今只一个眼神,文馨笑着,乖巧地迎了上去。
文馨环住渊今的脖子,贴在渊今身上。
渊今擡起文馨一条腿,怒挺的昂扬一下子插进了文馨的蜜源。
「啊啊啊啊啊~」文馨和渊今做了一次后,渊今给文馨套上项圈,牵着文馨出门。
「主人,不要,星奴害羞……」「沒事的,这裏的人司空见惯,星奴习惯就好了。」
渊今微微一笑,轻轻一扯文馨脖子上的项圈。
文馨只好跟着渊今,四肢着地,在渊今身后,被牵着出门。
出了门,微风一吹,文馨顿觉全身凉飕飕的,莫名的刺激感涌上心头,文馨竟然湿了。
「主人,我们去哪啊?」文馨问。
盡管沒有限制文馨四肢的自由,文馨也不再有逃跑的念头。
「去医院。」
一路上,文馨看见,也有別的女奴一丝不挂,被主人牵着上街。
但大多数人,都是衣冠楚楚走在街上,文馨的雪白屁股,高高翘起,在地上趴着走,她觉得好羞耻。
有个贵妇,牵着一条真正的贵宾犬,那贵宾狗毛茸茸的,一尺高,很小巧,棕黄色,竟然跑来闻文馨。
那贵宾狗的主人,站着和渊今聊天,贵宾犬竟然围着文馨,又是「汪汪」叫,又是撕牙咧嘴的。
文馨好害怕那只狗,会咬自己。
文馨竟然趁渊今不注意,小声对贵宾犬说:「你也锁着项圈,我也锁着,不对,你是套着项圈,我的项圈是锁了的。
你看,我们是同类……不要咬我呀……我下面还夹着一个按摩跳蛋……呜呜……」文馨自己都觉得,自己这么对狗说话好羞耻,可是她这么说了之后,阴部又热又湿。
出门之前,文馨喝了好多水,这会她阴部一麻,竟然当街高潮了。
「呜呜呜~」文馨竟然娇吟叫出了声。
「哦!你的狗真沒礼貌,竟然当街尿了出来!」牵着贵宾的贵妇,对渊今惊讶地叫道。
文馨的胯下,果然湿了好大一片,文馨竟然当街高潮,外加失禁了!「噢,这个畜生,真是太不懂礼貌了!」「啧啧啧!」一群人围着文馨摇头交叹。
「呜呜呜!不是的!」文馨快要哭出来了。
「额,对不起,对不起!我这就带着它离开。」
渊今不顾髒,抱起文馨,快步走出了围观的人群,走到街边椅子上,给文馨擦了擦。
文馨害羞地当街,趴在椅子上,翘起雪臀,让渊今擦了擦阴部。
「好害羞,我要回家……」文馨哀求。
「我看你玩得挺H的。」
渊今坏笑,「我们去一下医院就回家。」
「去医院做什么?」文馨嘴上说着不要,还是让渊今牵着,来到医院。
医生给文馨的乳头,阴蒂,注射了一点液体,又用一个像是穿耳洞的枪,给文馨的乳头和阴蒂,注入了一颗很细小的钢珠。
文馨不觉得痛,她摸了摸乳头和阴蒂,感觉裏面有颗珠子。
医生做完这些,对渊今交代两句就走了。
渊今对文馨说:「给你做了身体改造,在你的敏感部位,埋下了可遥控的按摩器。」
「什么意思?」文馨不解地问。
「只要我一按这个。」
渊今拿出一个遥控器,遥控器有一红一绿两个按钮。
渊今按了红色按钮。
「额啊啊~~啊~啊~」文馨害羞地抱着乳房,大声浪叫起来,她觉得乳头和阴蒂好痒,就好像被人捏住轻柔地按摩一样。
「呜呜呜,主人,你好坏~」文馨害羞地看向渊今。
「只要我按下红色按钮,不管隔多远,即使隔一公裏,你也会立刻发情。
要是按下绿色!」渊今按了下绿色按钮,立刻松开按钮。
「啊——!」文馨痛得尖叫了一声,因为她感觉乳头和阴蒂,有一阵电流窜过,就好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阴蒂和乳头。
「好痛!唿,唿~」文馨痛得大口喘气,眼泪花立刻在眼眶打转。
「有了这个,只需要一个按钮,文馨就完全受我控制了!」渊今得意地说,说着按了红色按钮,「还可以调档哦~换最低档,我们回家吧。」
文馨趴在地上,一边被渊今牵着走,一边享受着阴蒂和乳头,无限制的温柔按摩。
文馨走过的地方,淫水水迹流了一地……渊今牵着文馨走出医院,突然看见了惊人的一幕。
另一个女奴,赤身裸体,她愤怒地扑向警察,她怒吼着:「放我离开,我才不想做女奴!放我回到原来的国家!」警察「彭」地枪声响起,那个女奴倒在了血泊之中……鲜红的血,染红了大地,震撼了渊今和文馨两人。
渊今赶紧捂住文馨的眼睛。
渊今一言不发地,牵着文馨,回到住所。
渊今把文馨关进牢笼,文馨在牢笼裏辗转反侧一晚上,又是捏自己的胸,又是摸自己的小穴。
阴蒂和乳头的小颗粒,始终电力强劲地按摩着,搞得文馨欲水横流……文馨因为白天的一幕而惊恐,又心想,哦,看来我是真的逃不掉了,就在这裏做肉便器,好像比作公司老总更好啊……文馨这么想着,竟然进入了新的一轮高潮。
谁知,第二天,渊今打开牢笼,他关掉了遥控开关,给了文馨一身衣服。
渊今让文馨穿戴整齐,自己也西装革履穿得整齐。
渊今牵着文馨的手,回到了原来的国家。
当渊今和文馨,踏上原来国家的那一刻,渊今对文馨说:「我想占有你的欲望,已经得到了满足。
让你在那么恐怖的国家,作为女奴度过一生,并非我的本意。
我无意让你在死亡的恐惧,黑暗中,备受煎熬。
我已经带你回国,我放你走。
要告我怎样,随便……」渊今说完,竟然放开文馨的手,就这么走了。
文馨在风中凌乱,不知所措……放走了文馨,渊今回到自己在原来国家的住所,沒日沒夜地喝酒作乐。
「文馨会报警吧?算算时间,我还有多少天呢?」渊今睡在自己床上,呆呆地看着天花闆。
谁知过了半个月,始终沒有警察来抓渊今。
渊今感到奇怪,却并不放松警惕。
直到,有一天,渊今打开门,看见门外的文馨……文馨穿着白色蕾丝超短裙,白色吊带袜,脚上穿着跟又尖又高的高跟鞋。
她害羞地站在门外,对渊今说:「我敲了好久的门,你怎么不来开门?」看见文馨,渊今直接把文馨搂入了怀中,一边狂热地亲吻文馨,一边关上门。
两个人几乎是翻磙着,睡在了客厅的地上。
渊今扯开了文馨的蕾丝裙,粗俗地插进了文馨的蜜穴……云雨之后,文馨给渊今递上一杯水。
渊今刚好渴了,他一边喝,一边问:「你沒有报警吗?」「我为什么要报警?」文馨笑得如花如月。
渊今的眼帘突然好重,沉沉睡了过去。
当渊今醒来,他发现自己被大字型绑在自己的床上,文馨只穿白色吊带袜,坐在他身上。
文馨一手抚摸渊今的小弟弟,一手拿着剪刀,笑盈盈地看着渊今。
「不,不要啊!」渊今惊讶地喊道。
「给你一个选择。」
文馨笑得如同恶魔。
「什,什么选择?」渊今惊讶。
「和我做爱,或者和你的小弟弟说,GOODBYE?」「做爱!当然选做爱!」渊今连忙张口大喊。
文馨丢开了剪刀,轻抚渊今的小弟弟。
渊今的小弟弟立刻坚挺粗硬。
「我已经不能沒有这种生活了,被渊今当做奴隶对待的生活……我要渊今也做我的奴隶,做文馨的奴隶……艹我!」文馨坐在了渊今的小弟弟上,缓缓地,用下面的蜜穴吞沒了小弟弟。